作者:邓新华

8月9日,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河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通知,对妨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开展自查清理工作。

本次河南的行动,一方面是响应中央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地方在财政没钱之后,通过给经济松绑,希望能缓解财政吃紧。

其实很多地方都已经在为缓解财政吃紧想尽办法了。例如,前不久,四川阆中市准备把所有体制内单位食堂的30年承包权打包拍卖。又例如,山西在一些袖珍县精简机构。

最劲爆的当属河北廊坊,竟然一举取消掉北三县(三河、大厂、香河)房屋限购限售。

地方的这些举措,让人看到经济复苏的一些希望。

其中包含着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密码,在此时,这些密码令人寻味。

1

发展经济是地方政府的“肌肉记忆”

近几年,疫情和内外环境的巨变,使得中国经济遭遇种种困难。尤其是去年的各种疾风暴雨,其影响到今年显现出来。今年地方普遍财政吃紧。

没钱了,怎么办?

好在,对这个问题,地方有“肌肉记忆”。

这个“肌肉记忆”就是:没钱了,给经济松绑,就会有钱花。

即便不从财政收入的角度看,地方官员为了解决就业、维持社会稳定,也需要给经济松绑,这也是“肌肉记忆”的原因之一。

上半年,河南全省财政收入下降3.5%。河南省会郑州,上半年财政收入下降4.7%。更糟心的是,郑州爆出许多烂尾楼,购房者强制停贷,土地卖不出价,政府还要想办法筹钱解决烂尾楼问题。

河南这次全面清理歧视外地企业、实行地方保护的政策,有利于河南吸引更多投资、创造更多就业,缓解财政困境。原来的一些地方保护政策,看起来有利于河南经济,实际上,保护本地企业就是提高本地消费者的成本,同时是推走外来投资,这其实是不利于河南经济的,早就该取消了。

为什么早该取消的东西,迟迟没有取消?是地方利益偏见抑制了改革动力。现在财政吃紧下,地方反倒有改革动力了。正好中央也倡导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河南此举,可谓顺势而为。

以经济松绑缓解财政吃紧,改革开放之后已经发生过多次了。

最典型的是,1990年代,地方被国企拖累,陷入“输血经济”,不断向银行借钱养活濒临倒闭的国企。但是朱镕基总理不允许银行再盲目借钱给地方。地方无奈之下,只能干脆果断地甩掉国企包袱,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结果地方快速走出了财政困局。

2020年,疫情困扰经济,各地也是加大对市场松绑的力度,使得中国经济没有跌进太深的陷阱。

多年的实践养成了地方政府的“肌肉记忆”。

本次廊坊取消限购限售,是“肌肉记忆”一个典型案例。

要知道,2017年,廊坊出台的一系列限购限贷限售政策,被称为“史上最严”(当然,后来被长沙、深圳等地超过),在燕郊购房的“北漂”们,瞬间跌入冰窟,并且,似乎看不到解冻的希望。至今,许多人还在房价腰斩的困局里苦苦挣扎。

如今廊坊一举取消限购限售,是非常需要勇气的,这也让人们看到了“肌肉记忆”的力量。

2

宽容地方的“肌肉记忆”,

能帮大家走出困境

不要小看地方的这一“肌肉记忆”。你在世界范围内找一找,有几个国家的地方政府有这样的“肌肉记忆”?

欧洲、日本?没有。所以欧洲、日本一旦走下坡路,就再也没有看到它们重振经济了。

美国保留了一些州自治的传统,这使得美国经济比欧洲、日本强得多。但美国的州自治更多地体现在对联邦干预经济和自由时进行抵制,而不是在遇到经济困难时快速调整政策。

俄罗斯?更不用说了。

中国的地方官员为什么能在经济紧急的时刻,采取一定的松绑政策?这不是因为中国的地方官员比欧美日的地方官员学习了更多的经济学,而是因为邓公那一代改革者,建立了一种“算法”,这种“算法”鼓励地方在改革实践中互相竞争、择优模仿。地方由于最靠近经济一线,最了解实际情况,所以,调整起来最快。

例如,房价调控固然把房价打下来了,但地方经济也受到巨大影响。同时,老百姓买房并没有变得更容易,相反,刚需购房者发现买房更难了。因为,当老百姓对未来收入预期不乐观时,更会觉得买房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地方对此是感知最快的,所以地方有调整政策的动机。

当然,为了缓解财政吃紧,也会出现一些“歪招”。有些地方,例如青岛,靠罚款来增加收入;有些地方把一些明显能挣钱的事,不让民营企业来做,而是让城投公司下的公司来做……“歪招”不要紧,只要“算法”还在,地方迟早会发现这些“歪招”阻碍经济发展,它们会取消这些“歪招”。

这“算法”是中国经济在过去能够创造经济奇迹的密码之一。不少经济学者,例如张五常、张维仰、钱颖一、周业安、陶然等,对这一密码都有研究、解读。钱颖一称之为“财政联邦制”,周业安称之为“GDP锦标赛”,张五常则逢人必赞地方竞争。

当然,“财政联邦制”、“GDP锦标赛”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唯一良方。中国经济奇迹是由一系列正式、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共同创造的,像对外开放、鼓励企业家精神等,也都是不亚于地方竞争的关键制度安排。

这些年,人们常常说地方官员“躺平”了,这也是客观现象。毕竟,少做事,就少出错。只不过,现在的经济形势逼得地方官员不能再像前几年那样“躺平”了。

一些地方率先出手调整,无疑有助于经济复苏,但人们对经济恢复信心,还需要一定时间。

一方面,经济全面复苏需要更多地方采取更有力的行动,也需要人们对地方的“肌肉记忆”理解、宽容,为经济复苏创造更好的大环境。

以河南本次举措来说,太值得点赞了。同时,全国统一大市场,不仅仅是对企业而言的,也是对老百姓个人而言的。许多城市,尤其是北上广深,对买房、教育、购车等方面,还看户籍、社保等,这难道不是对外地人的歧视吗?难道不有违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精神吗?期待地方果断清理这些方面的歧视。

另一方面,有些问题不是地方能够解决的。例如,恢复新经济的活力,让天使投资人重燃信心,这需要从全国层面来解决。

总体上看,人们对经济的信心早晚会有所恢复,中国经济有不错的前景。如果人们对改革、对市场有更强的信心,那么,中国经济再度腾飞也指日可待。